辰翰九九热这里只有精品網

QIKAN361.COM

專注中文學術領域

您的私人

學術顧問

Your personal academic advisor
聯係九九热这里只有精品
在線預約
九九热这里只有精品

 News Center

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分析
來源: | 作者:pmo16d5c3 | 發布時間: 948天前 | 1459 次瀏覽 | 分享到:

[摘要]係統功能語言學是一種適用語言學,與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有深厚的淵源。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雖沒有專門的著作論斷,但散見在馬克思相關著作中,概括為:物質性、實踐性和辯證性。本研究從係統功能語言學本身的觀念和理論入手,探討該理論如何體現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旨在揭示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的哲學理據,促進該理論的發展、完善和傳播。

[關鍵詞]係統功能語言學;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

一、引言

馬克思對語言問題極其關注,其語言觀的基本宗旨是“去蔽”———去思想之蔽,解思想之困,也是“治療”———治療哲學因誤解語言與生活而發作的“精神狂想症”(韓東暉,1997)。馬克思強調語言的物質性,認為“‘精神’一開始就很倒黴,受到物質的糾纏”,“物質在這裏表現為震動著的空氣層、聲音,簡言之,即語言”(馬克思、恩格斯,1966:81)。馬克思同時強調語言的實踐性、社會性、交往性,即把語言作為一種實踐方式和社會產物來理解,認為“語言與意識具有同樣長久的曆史。語言是一種實踐的、既為別人存在因而也為自身而存在的、現實的意識。語言也和意識一樣,隻是由於需要,由於和他人交往的迫切需要才產生的”(馬克思、恩格斯,1966:81)。馬克思主義認為語言具有辯證性,正如馬克思所言,“哲學家們隻要把自己的語言還原為它從中抽象出來的普通語言,就可以認清他們的語言是被歪曲了的現實世界的語言,就可以懂得,無論思想和語言都不能獨立組成特殊的王國,他們隻是顯示生活的表現”(馬克思、恩格斯,1960:525)。據此,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可以概括為:物質性、實踐性和辯證性。係統功能語言學(簡稱SFL)作為20世紀60年代以來主要的語言學流派之一,其創始人韓禮德(M.A.K.Halliday)教授是英國著名的語言學家,他最初參加英國共產黨語言學小組活動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試圖發展馬克思主義語言學,致力於在政治和社會語境中研究語言。係統功能語言學的馬克思主義語言學取向還體現在把語言看作政治工具,強調語言的社會責任,把語言看作意義科學的重要組成部分(Webster,2011)等方麵。界內學者(常晨光、廖海青,2010;李忠華,2013;何遠秀、楊炳鈞,2014;趙清麗、張躍偉,2015;韓禮德、何遠秀和楊炳鈞,2015)從宏觀的角度指出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的馬克思主義語言學取向,但關於該理論如何具體體現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的研究不多。本文從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本身出發,探討該理論如何具體體現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以期闡釋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的哲學理據,促進該理論以後的完善和傳播。

二、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的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體現

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的核心內容,如純理功能、社會符號觀、層次化、級階概念、軸關係、語境理論、意義發生學、語法隱喻以及反語言概念等,從不同角度體現了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

2.1物質性

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堅持以人類學、社會學為本,其哲學淵源為經驗主義哲學思想。該理論將語言視為一套社會符號係統,語言運用指說話者根據社會文化語境在語言係統中通過意義潛勢的選擇來實現各種功能的過程。符號係統包含意義、社會係統、生態係統和物質係統;社會係統包含價值、生態係統和物質係統;生態係統包含生命和物質係統。語言作為社會符號係統,人們主要研究它的四個維度:(1)聲學方麵,(2)神經生理方麵,(3)文化方麵,(4)詞匯語法方麵———或者說,(4)詞義、詞匯語法和語音的核心層。可見,符號係統是在物質係統的基礎上進化而來的,且一部分在不斷地進化,另一部分指定為反思和行動的工具。語言的物質性還表現在韓禮德主張研究現實世界的語言,該理論的建立是依賴大量的實驗結果,而非純理論或對感性經驗的探討。韓禮德做了大量細致的研究,通過對他兒子奈傑爾(Ni-gel)的語言學習過程進行個案觀察,總結出了語言的七大功能:工具、控製、交流、個人、啟發、想象和告知。並由此歸納、抽象出成人語言的三大元功能,即人際、經驗與語篇。語言中不同的係統相互作用體現不同的元功能。比如,語言係統的語氣係統、情態係統、歸一性係統和附加疑問套語係統相互作用形成係統網絡體現人際功能。同樣,及物性及其他係統相互作用形成係統網絡體現概念功能;主位係統與新信息等其他相關係統相互作用形成係統網絡體現語篇功能。此外,韓禮德主張將語言放在語境中來研究,並對語境中的語言進行了層次化:音係學→詞匯語法→語義學→語境(“→”表示“體現”關係)。其中每一個層次存在由成分關係形成的級階,如詞匯語法層的級階體現為:語素→詞→詞組/短語→小句→小句複合體(此處“→”表示“組成、構成”的意思)。級階可以根據能夠區分的語言單位的大小對許多不同的係統進行組織。如圖2.1所示:元功能以及級階的係統網絡的形成以軸關係(橫組合和縱聚合)為基礎。如果從小句係統(縱聚合視角)入手,就會發現這些係統是由功能結構體現;結構中的每項功能又是由下一級階的單位類別體現的,形成橫組合體。橫組合體中的圖2.1級階對不同係統的組織(Martin,2013:62)類別實際上是更低級階係統的特征,於是這又回到了縱聚合視角。這種循環一直延續到語法中最低級階的單位。如圖2.2所示:無論是社會符號觀,純理功能,層次化理論,還是級階概念,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無一不體現出語言的物質性哲學觀,即語言基於聲音(音係學)這種實體,通過體現關係編碼成人們熟知的詞匯語法,後者又通過體現關係建構意義,識解語境中的文化成分。各語言層次中,級階對係統進行不同的組織,各係統互相作用形成係統網絡,表達意義潛勢,供人們使用時進行選擇。

2.2實踐性

韓禮德將語言看作一種行為,從生物體間的視角進行研究。他指出,“在語言學習中是社會而不是個人扮演著中心地位,個人的語言意義潛勢是個人建立、發展並且維持他所處的各種社會關係的手段”(Halliday,1978:12),因此應該把語言放在社會實踐中去研究。20世紀50年代初英國共產黨語言學小組活動的經曆有助於韓禮德語言學思想的發展,具體表現在“語域”(register)思想的建立。語域作為一種功能變體,涉及三個變量:語場、語旨和語式,分別對應三大純理功能———概念、人際和語篇,從而將作為意義潛勢的語言係統與作為實例化的語篇連接了起來。再者,作為一個政黨,要分析後殖民主義社會、去殖民化、民族語言的發展等問題,這就涉及語域。再進一步說,語言的功能變異和新的民族語言所引起的問題都需要發展技術性的語域,如法律語言、政府語言等。在試圖發展馬克思主義語言學的過程中,他們意識到這種語言學必須是一種“sociallyaccountablelinguistics”。這包括兩個方麵的含義:首先是強調將語言置於其社會環境中進行研究,以解釋語言的特征和本質,即注重其社會理據;同時也要強調將語言學應用於其社會環境之中,把語言學當作一種幹預方式(amodeofintervention),進行批判性社會活動,即注重社會責任。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在自身發展和完善的過程中也謹遵實踐性這一原則。韓禮德(1998b:209-210)在研究科技語篇的語法隱喻時總結出成分級階內的13種語法隱喻,並據此得出結論:各類語法隱喻都存在一個“一般走向”,即:向具體演變,其中每個成分都可以借助一個接近穩定極和持久極的成分進行重新識解。另外,“語類”(genre)理論的發展也充分說明了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的實踐性。從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馬丁和他的同事們在澳大利亞不斷探索語篇語類理論在多個領域中的應用,尤其是在教學中的應用,在行動研究中理論與實踐相結合,並在對語言教學等領域的實際幹預過程中豐富了其語篇語類理論。同樣,旨在發展人際意義理論的評價範疇的建立也是在具體的語篇分析的基礎上進行的(Martin,2008)。此外,該理論的中心理念是:語言學研究要有它的應用價值。語言學理論是可用的、適用的,是用來解決一係列相關問題的。所以韓禮德(2006)提出了“適用語言學”(appliablelinguis-tics)———適用不是可應用(applicable),可應用指可實現一種目的,而適用是指在不同語境中可使用的一種總體性質。隨著係統功能語言學的日趨成熟,該理論已被廣泛有效地應用到了各個研究領域,如語言教學方麵:語言學適用於探索兒童語言發展,特別是適用於促進兒童語言發展和第一語言學習;語言學適用於第二語言和外語的教學和學習;語言學適用於多語國家的語言教育和語言計劃;語言學研究適用於探討不同功能變體的語言等。

2.3辯證性

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的辯證性體現在很多方麵。除了詞匯與語法、係統與語篇,口語與書麵語的互補性外(常晨光、廖海青,2010),意義發生學、語法隱喻以及反語言等概念也很好地體現了辯證性。意義研究包含三個維度:種係發生學、個體發生學和語篇發生學。種係發生學指語言話語形式的演變,稱為“語言的曆史”;個體發生學指兒童話語形式的發展,稱為“個體的曆史”;語篇發生學這個術語是韓禮德自己創造的,指的是“語篇內部話語形式的展開”,稱為“語篇的曆史”。這三個維度的共同點是他們的意義潛勢都具有不斷擴展的趨向,且種係發生學為個體發生學提供研究環境,個體發生學又為語篇發生學提供研究環境;語篇發生學為個體發生學提供素材,個體發生學又為種係發生學提供素材。與詞匯隱喻相反,語法隱喻采取“自上而下”的視角,它以意義為出發點,探討意義如何由不同表達式體現(Halliday,2000)。語法隱喻是在從語義成分到詞匯語法結構配置的體現過程中出現的,包含兩個概念:一致式和非一致式。韓禮德最初將一致式定義為“一個或者多個與隱喻式相對的意義表達或經驗識解的典型形式”(Halliday,1985:321),後又提出級階一致性和成分一致性原則(Halliday,1998a:40)。前者指語義“序列”、“言辭”和“成分”在語法上的一致式體現單位,分別為“小句複合體”、“小句”和“詞組、短語”;後者指語義“實體/事物”、“品質”、“過程”、“環境”和“關係成分”在語法上的一致式體現成分,分別為“名詞(組)”、“(名詞組中的)形容詞”、“動詞(組)”、“副詞(組)”和“連詞”。相對於一致式而言,非一致式發生了語法範疇轉換(語法功能和語法詞類),且此過程產生“語義交匯”,即非一致式具有雙語義成分,如“過程”可以重新被識解為“實體/事物”,後者具有“過程+實體/事物”雙語義成分。一致式和非一致式之間沒有明確的界限,隻存在一致性或隱喻性程度的不同。語法隱喻不僅說明了語言具有反應社會現實的能力,而且具有重新構建現實、塑造社會的能力。反語言與“規範”語言相對,在反社會中產生。反語言出現的前提是,另一種現實成為一種反現實,且與已有的標準相對立。反社會指的是“建立在另一個社會內一種有意識的社會,它是一種反抗的模式,這種反抗要麽以被動的合作方式出現,要麽以主動的敵視甚至是破壞形式出現”(Halliday,1978:164)。反語言所采用的最簡單的形式是用新詞代替舊詞;這種形式是語言的再詞匯化。反語言是實現再社會化的途徑。它創造了另一個現實:其過程不是建構而是再建構。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反語言與“規範”語言並無區別:兩者都是現實產生的係統。但是由於次等生活的某些特殊特征———它作為替代的地位,在“外在”現實的長期壓力下(這種現實仍是種主觀的現實,但是始終重申為標準)———反語言產生的現實力量,尤其是創造和維持社會階級的力量,尤為突出。語言和反語言兩者間的界限不是絕對的,但是語言和反語言間也存在著顯著的不同。代替本身並不包含任何反語言:隻不過是從一種語言變化到另一種語言。綜上所述,意義研究的三個維度之間互為素材和環境,體現辯證的思想。語法隱喻和反語言都不是簡單地對經驗和社會的重複識解和建構,而是對它們的重新識解和再建構。這充分說明了,語言不僅反映社會活動中的人、物和過程,並且能夠能動地去重新識解過程,建構社會。這充分地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辯證性語言哲學觀。

三、結語

本文從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本身出發,探討了其如何體現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即物質性、實踐性和辯證性。通過上述的探討,文章發現: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中的純理功能、社會符號觀、層次化理論、級階概念、軸關係等內容體現了語言哲學觀的物質性;語境理論、“適用語言學”的提出以及該理論的未來發展方向體現了語言哲學觀的實踐性;意義研究的三個維度,語法隱喻以及反語言概念體現了語言哲學觀的辯證性。上述分析說明了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與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具有極深的淵源和高度的契合性,揭示了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創立的哲學基礎,同時也為該理論以後的發展和完善提供了哲學理據。係統功能語言學理論博大精深,具有強大的適用性,由於篇幅限製,九九热这里只有精品不能從每個具體理論的細節入手探討其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觀的體現,實屬遺憾,望有誌趣之士在該方麵做深入研究。

作者:王誌娟 單位:北京師範大學